2021年12月3日  
第207期 2013年09月 出版
 
菁華搶先看
 
專題報導  
 
標題:
非洲成衣業的前瞻
 
作者:
產經資訊處
 
日期:
2013年09月
 
內容:

  撒哈拉南部非洲(Sub-Saharan AfricaSSA)的成衣業面臨一大堆的問題,包括產業只有一部分為非洲人所擁有,以及許多業者與其號稱為非洲業者,毋寧說僅是其工廠設在非洲而已。要讓非洲未來更有競爭力,聚焦於將非洲各國群組為整合型的區域價值鏈是可行的嗎?請看以下分析。

非洲成衣業現況

  今(2013)4912日在南非開普敦舉辦的非洲採購貿易展(Source Africa Trade Show)對非洲大陸成衣業的發展投出一線曙光。但某專業媒體對此展的報導似又透露出非洲大陸的成衣業遭遇一堆共同的難題,唯有克服這些問題,非洲成衣業才可能有大幅度的發展,該媒體指出,非洲成衣業的主要機會在中國大陸成衣的出口預期會衰退,同時限制非洲成衣業發展的重要問題還是在其基礎建設及投資方面。

  但非洲成衣業的問題僅屬非洲人嗎?該業就只有一個面貌嗎?撒哈拉南部非洲的成衣業絕大部分在賴索托及史瓦濟蘭,且並非由非洲人所擁有(而主要是在臺灣業者手中),其餘的工廠也是為南非等外國人所有。此外,在SSA地區的肯亞還有一家重要的成衣生產商,但其股東係由不是非洲籍人士(主要為印度人)及當地人所組成。

  以上這些投資人絕大多數只是把生產作業擺在這些SSA國家做為其三角生產策略的一部分,因此儘管有時其生產規模頗為龐大也僅不過是成衣的組裝廠而已。不用說這些外地廠商對當地國家貢獻微薄,也無怪如丹麥國際研究院(Danish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資深研究員Peter Gibbon所言,“這些廠家就像沙漠中的蓬車隊(caravan)一樣,他們可以簡單打包就走人,游移到其他地方去”。

  因此,可以說非洲成衣業只有一小部分屬於非洲人,絕大部分跟非洲可說沒有什關係,這也反映出外來投資者做決定時的考量及非洲成衣業發展的一些重要意涵在裡頭。臺灣業者在賴索托及史瓦濟蘭的投資,最初就是考量要迴避多種纖維協定(MFA)項下的配額設限以及受到這二個國家的政府獎助措施所吸引。目前臺灣在這二國的持續投資則幾乎完全看在美國實施的非洲成長法案( Africa Growth Opportunity ActAGOA)

  根據這家媒體訪問這些成衣廠,這些業者對此十分無感,只表示AGOA一旦結束,他們就將走人。事實上他們可能離開得更早,因為美國訂單下到這裡生產,前置時間就要六個月之久。如果AGOA如期在2015年結束,則這些廠家就沒有理由再投資賴索托及史瓦濟蘭的成衣廠,屆時有一大群業者將移往他處。即便AGOA續約,新約的不確定因素及前置時間需求太長等問題也會促使一些業者他遷。

損害中的生命線

  最近南非成衣製造業在賴索托及史瓦濟蘭的投資可說是這二個國家的生命線,但卻以南非成衣業為代價,南非製造商設廠所尋求的並非像臺灣投資者一樣著眼在輸往美國或歐盟市場,他們遷往賴索托及史瓦濟蘭落腳是為避開南非較高的勞工成本。其產出也是出口回銷給與其等合作的南非零售商並在南非市場銷售,而從賴索托及史瓦濟蘭回銷南非為零關稅,因其等均屬南部非洲關稅同盟(Southern African Customs Union; SACU)的會員。

  這些回銷逐漸增加也嚴重侵蝕南非成衣業的就業,為害集體議價的協議及讓許多成衣工人的勞工標準急遽衰退,這就跟模里西斯及馬達加斯加成衣業的情況極為相似。模里西斯有建構完整及完全整合的紡織及成衣產業,其產品出口到南非就如同馬達加斯加一樣,完全免稅,因其等同屬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Southern African Development CommunitySADC)貿易議定書(Trade Protocol)的簽約國。

  除了地理位置比中國大陸及其他亞洲國家要近得多之外,模里西斯成衣廠生產的也是較高品質及流行取向的成衣,這些品項的產製能力遠超出賴索托及史瓦濟蘭的製衣業者。而這些產品的出口也嚴重侵蝕南非的中高端成衣市場,尤其自馬達加斯加被排除在AGOA受惠國名單之外後,該國輸往南非的成衣就大幅度的增加。

即便是非常優惠的AGOA也有不同的影響,原因主要是特別的原產地條款是分配給“低度開發的國家(less developed countries)”所享有,而所謂“低度開發國家”的標準把模里西斯排除在外已有一段時間,至於南非早已整個被排除在這些特別的分配條款之外。因此,南非成衣業可說沒從AGOA分享到任何好處,同時,頗受爭議的AGOA的原產地規定也似在驅使該地區的國家發展紡織製造業(或買美國布料)。所以,此項特別分配條款就中、長期來講對非洲大陸是不利的。

威脅與機會

  總此,非洲成衣業的樣貌並不一致,也並非僅針對美國及歐盟市場,SSA國家的成衣業在其區域市場就如同在全球市場一樣在彼此競爭,尤其是在南非市場。南非製衣業為與廉價的亞洲進口產品競爭,一面將低價產品訂單送往賴索托及史瓦濟蘭生產,一面把留在南非的工廠重新定位,將目標訂在較高端產品的市場。許多無法採此策略的廠家只好漸漸歇業,或變得無法遵守官方的集體協議或落得地下工廠的境地。而高度集中的南非零售業是贏家(五家巨型零售商囊括成衣銷售總額的70%),也掌握了多種產品採購訂單的走向。

  顯然,SSA國家的成衣業要有所發展,投資及基礎建設是必要的,而該地區成衣業面對種種不同的機會及威脅,也意謂該以區域性的格局來採取策略性的方法,否則非洲成衣業因中國大陸成衣業出口衰退所撿到的潛在利益,將導致當地成衣業的大規模重組,而使一些國家成為輸家,而另些國家成為贏家。另方面,外國人的投資也應該要持續及鼓勵並且要大力的嚴格要求技術轉移,如此當地的製造能力才得以發展;中高級管理階層及作業階層的技術轉移一定要做。此外,各不同國家的成衣業若要有重大的發展也須做大規模的擴充,因目前大多數業者只是成衣的組裝廠而已。

  對SSA國家的另一種替代場景(scenario)是集中發展整合型的區域價值鏈(/羊毛--紡紗--/針織布--成衣),這將有助於達到經濟規模使企業在全球市場更有競爭力,同時使非洲大陸保有更大的利益。

整合型的區域價值鏈

  採取整合型的區域價值鏈策略須要SSA國家大踏步的齊心爭取AGOA的延長,目前,許多SSA國家都有生產優質棉花,但多數都出口到中國大陸及印度,惟有些隨後又以布料回銷SSA國家來生產成衣。該地區的紡紗及織布的產能微弱,模理西斯有一些,但明顯的其產能不足以供應該地區,南非原也有,但目前已幾乎全不存在了(儘管仍有針織的產能)

  南非紡織業的消失或停止生產成衣用布料的原因很多,但最重要的因素可能是因種族隔離(apartheid)的政策而使其成衣業無法擴大對美國及歐洲市場的出口,這導致其幾乎完全集中在國內市場,也因而不須要有足以讓布廠可以生存的經濟規模的訂單量,接著又因進口成衣囊佔了內銷市場而終結了紡織業者發展的希望。如果要讓非洲地區的紡紗及織布業能夠生存就必須要有足夠的產量,這就須要該地區的各國政府協議,由那些國家在價值鏈中集中發展哪種產業,此種構想是很大膽,但算是有可能實現的。

SSA自由貿易區

  目前東部暨南部非洲共同市場(Common Market for Eastern and Southern AfricaCOMESA),東非共同體(East African CommunityEAC)及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Southern Africa Development CommunitySADC)的會員國間正在協商成立撤哈拉南部非洲自由貿易區(SSA Free Trade Zone),其首要目標在藉大幅增加區域間的貿易來促進SSA的發展。所有與會各國也都致力要達成國際勞工組織(ILO)合宜工作的議題(decent work agenda);按此議題重點在開發更多的工作機會及較佳的勞動標準。

  此點須要各會員國有共同的認知;在SSA區域內推動勞力密集工業產品的貿易,對低成本國家有利但會對周邊的鄰國的勞動標準造成壓力,因此而損及該地區的發展。也因為如此,在推動前述以產製供出口至非洲大陸以外地區的整合性價值鏈時,SSA自由貿易區須有一個相應的區域性工業與勞動市場的政策以設法擺平這些差距。此舉還須視該區域間的各國彼此是否有足夠的信任來產生某種妥協,以因應區域內工業及勞動市場政策之所需。

  這方面南非確實值得領頭去做,南非政府大力承諾要致力區域的發展,但該國卻面臨非常高的失業率;南非不能做只對鄰國發展有利而會對本國造成工作機會喪失的事。在成衣價值鏈的觀念架構下,這意謂南非失去工作的成衣業工人可以保證在擴大發展的紡織業中找到就業機會。以上這種想法必須認真思考,因這與實際的工人及合宜的工作有關,而不只是徒托空言似的說說所謂“非洲的紡織業”而已。

  目前,非洲地區內部因得利於南部非洲關稅同盟(SACU)及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貿易議定書(SADC Trade Protocal)之實施而可以自由競爭,也給了低工資國家創造了就業機會,卻為南非帶來就業的損失;此種情況一時間是幫助了低度開發國家,但就區域整體來看,對成衣業的就業卻一無是處。甚者,那些將目標擺在南非市場的廠商可能失去因中國大陸成衣出口衰退所創造的機會,同時也失去了在全撒哈拉南部非洲(SSA)地區大事擴張成衣業,包括紡織製造業的機會。

  等到業者清醒時,AGOA或許已經結束,此將導致成衣產業的大幅萎縮。因此,非洲成衣產業不僅僅須要投資及更妥善的基礎建設,還須要更多的投入。目前大家議論的新一版AGOA(眾人均希望有更進一步的版本)應該要加入一個可以投入資金以協助建置紡紗及織布業發展的貿易專章。

   
本文選自 2013年09月 第207期 紡織月刊